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青之家

“ 让您快乐,我更快乐!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七团的知青,愿为知青朋友设立“知青之家”这一交流平台,其目的是让大家共叙昔日之情、展示今日风采、畅想明日美好。为实现“让您快乐、我更快乐!”的宗旨、“给你方便、帮你解忧”的愿望,发扬“团结、奉献、互助、关爱”的精神,为促进知青文化的发展贡献我们的力量!

网易考拉推荐

梦里童年(五、六)  

2013-01-05 00:39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帅石明  插图:知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在山村,我有几个好朋友,一个叫德胜,是裁缝老谢的儿子,比我大两岁。还有一个叫金彪,一个叫发根。得胜的年龄最大,我们都唯他的马首是瞻。骑竹马打仗,下溪抓鱼,挖泥鳅,用蛛网粘蜻蜓,我们都跟着他。金彪和发根年纪和我相仿佛,但远比我壮实野气,骑牛戏狗,上树掏鸟窝,没有不敢的。我身形单薄,胆子又小,只能站在旁边看着。

那年秋天,我们和几个小孩在学校的操场上嬉耍,操场边上有一株野梨树,结了不少的果,虽然听说那梨子又硬又涩,却还是想把它们摘下来。但那梨树实在是高,且又被一片荆棘围绕,令人望而生畏。我们正在那里指指点点,就听得金彪一声大喊,哑巴来了!一窝蜂大家都跑开了,只剩我一个人还木兮兮的站着那里。就见一个十二、三岁的孩子一下子站在了我面前,乱蓬蓬的头发,脸上很脏,光着脚。衣服裤子都打了不少的补丁,上衣没有扣子,露出身体来,腰上系了一根草绳,别了一把柴刀。他对着我,哇啦哇啦的叫,两手来回的比划。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见他凶巴巴的样子,吓得我差点哭出来。见我那样害怕,他挠挠头,忽然就笑了,指指梨树指指我,抽出柴刀,把荆棘劈开,三下两下就上了树,摘了几个梨子跑到我面前,直塞到我的手里。后来我听说,哑巴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,吃百家饭长大的,现在靠砍点柴换饭吃。我见他手背上都被荆棘挂出了血,就指给他看,他不在意的摇摇手,笑着走了。

 从那以后,我和哑巴成了朋友。他时不时的给我几个鸟蛋,一串山楂,或是一捧草莓,我却没有什么礼物回他。一次我就盛了一碗饭给他吃,他伸手想接过去,忽然又摇摇手,口里哇哇的嚷。我知道他的意思,就说是我的母亲要我送来的。他这才捧过碗去,狼吞虎咽,几下就把饭吃了。

有好几次,我见他站在学校教室的窗户边,往里张望。我问他你想读书吗?他点点头又指着嘴巴摇摇头,神色黯然。

大约是1960年的夏天,山村有人到南昌,顺便来我家看看。提起我的小伙伴们,说金彪、哑巴没饭吃饿死了。我心里又惊又痛,不觉流下泪来。母亲叹息说,这都是命啊!但我唯觉得心里有愧,认为自己若不离开山村,他们必不会死,我必以自己所食救活他们。这不是小孩子的盲目大话,而是同为中国人的情怀。诗经云: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子夏曰:“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。”都是这个意思。所以我年纪虽小,也会有这样的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
       冬天的山村里,北风呼呼的吹,天寒地冻,下雪天群山皆白,檐前挂着几尺长的冰凌。我央母亲用竹竿套落冰凌,要把它含在嘴里吃。母亲却只是准我略添得一添便抛却,说是冰凌是用来看的,不是可以吃的。村头唯一的一口水塘被冰封了,大点的孩子站在池塘的边上,侧着身子,用力的把碎冰块抛向湖面,那碎冰便“嘘溜溜”的飞在冰面上,像是疾飞的小鸟,比打水漂要好玩得多。老人们衣襟下拢着火笼,只静静的站在那儿看,间或张开少牙的嘴巴,无声的赞叹一句。母亲不准我靠近塘边,只让站在岸边观看。这时我愀然不乐,母亲便下到水塘边,取一块有洞的薄冰,用稻草穿起来,让我拎在手上,放在耳边,用小木棍轻轻敲它,听它发出的清亮的响声。

入夜以后,早早上床,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,听屋外风声大作,雪花悉悉的打在窗棱上,刮落的枯枝掉在屋瓦上铮然有声,摇曳的昏黄的油灯光便显得格外的明亮。是这样的时刻,我才觉着了天地万物的宁静,觉得即使是冰天雪地,人世间也还有永存的温暖。

我在山村住了四年才离开。记得离开的那天,晨光熹微,走出去好远,我回头望去,只见微微白色的山路弯弯曲曲,隐没在树木阴影中。村子看不见了,只听到遥遥传来的鸡啼声。走了一阵子,天地大放光明,前路依旧是迤逦婉转。我低头看脚下,路面清爽得很,行走的脚印清清楚楚的印在上面。路两边被雨水洗出来的沙子白净而绵密。满树的桐子花精神抖擞的盛开。我问母亲,什么时候回来啊?母亲没有回答,只笑笑摸摸我的头。我没有料到的是,这一去山高水远,竟隔了四十多年。


  梦里童年(五、六) - 知青之家 -          知 青 之 家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