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青之家

“ 让您快乐,我更快乐!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七团的知青,愿为知青朋友设立“知青之家”这一交流平台,其目的是让大家共叙昔日之情、展示今日风采、畅想明日美好。为实现“让您快乐、我更快乐!”的宗旨、“给你方便、帮你解忧”的愿望,发扬“团结、奉献、互助、关爱”的精神,为促进知青文化的发展贡献我们的力量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后知青生涯  

2013-07-17 21:0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今年三月中旬,我前往珠海参加了《我的后知青时代》一书的首发仪式,与会期间见到了本书的主编刘昕老师和副主编黎凤仪老师,见到了许多的知青作家,如:叶辛,刘晓航,郭小东,林小仲等人,并听取了众多老知青的人生感悟以及对曾经岁月的反思,颇有收获。

       有“知青岁月”必然就有“后知青岁月”,“知青岁月”在我国乃至全人类都是绝无仅有的,它前无古人,但愿是后无来者。因此说每一个知青都有着他的“后知青岁月”,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 回来后,我细细的阅读着这本五十多万字的知青文集,字里行间流淌的都是知青回城后,每一个人的迷茫和困境,无奈和屈辱;每一个人的发奋和刻苦,不屈和抗争;他们用惊人的毅力克服了各种困难,最终走上了成功之路,他们是知青中的佼佼者,他们无愧于这个时代并代表着这个时代,他们的人生才称得上是“后知青时代”。
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极其平庸的人,回城后像无数的人一样,平平淡淡,碌碌无为的为生存而奔波,所以我的后知青岁月只能称其为“生涯”。俗话讲:“平平淡淡才是真。”诚然平淡中也不失故事,故事里同样渗透着人生的真谛和哲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倦鸟归巢

       1975年,我们七团大光山煤矿划归省煤炭厅管辖,军队干部撤离,改换地方干部接管,表面上讲我们已经褪去了“知青”的光环,成为了吃商品粮的煤矿工人,其实内涵并没有改变,依然是当年的知青们聚集在山沟里一起工作和生活。

       恢复高考之时,因为信息的闭塞,我根本就没有听到和看到恢复高考的细则,总以为考大学是高中生的事情,与我们初中生无关,直到听说有许多同学也考上了大学,方才如梦初醒,由此也就错失了这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 1978年伊始,知青返城之风愈演愈烈,原七团的许多知青陆续回到上海,南昌,萍乡等地,这一下也勾起了大光山知青的回城欲望,为了自己,为了下一代,我们也要回城,但是政策不允许,因为我们已经是工人阶级了。

       为了回城,大家只有利用各种关系,联系接收单位搞调动。看着昔日的战友,朋友纷纷调回故乡,我的心中也泛起阵阵波澜,无奈家中没有任何门路,对此真有“走投无路,欲哭无泪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1980年末,我回南昌探望父母,顺便探访已调回南昌的知青朋友会广,交谈中,会广知道了我的处境,于是向他的父亲讲了,其父就帮我联系了他所在的江西变压器厂作为我的接收单位,当我来到该厂劳资科商谈调动事宜时,因为我在煤矿虽然干了十来年,但是没有任何技术能力,只能进厂食堂工作,为了能回城,为了女儿日后能有个好的成长环境,我毅然同意当炊事员。

       有了接收单位并不意味着马上就能回城,还有着许多的关卡等着我。回到大光山煤矿,我向矿劳资科长开先(知青朋友)要了调动表填写,表格上也不敢填“已婚”二字,众所周知,双职工在国家政策上是不能进行调动的。大光山煤矿同意放人是第一步,还要省煤炭厅劳资处盖章同意,于是我又通过友人找了省厅劳资处的负责人,当我将盖了两个公章(煤矿和煤炭厅)的调动表交到接收单位时,接收单位还有三个公章需要盖,这就是江西变压器厂,省电站设备公司,省机械厅,好在会广母亲在省电站设备公司,她会帮我搞定,于是又找到老同学的哥哥,他在省机械研究所工作,帮我找了机械厅劳资处的人,最后一个公章则是省劳动厅调配处,正巧知青朋友印庚的哥哥在那里工作,经过半年多的“好事多磨”,1981年8月份终于接到了调令, 此时距离1968年8月5日从学校分配到军管新乐农场已是整整十三周年(4760天),我犹如迷失在外的倦鸟总算找到了归巢之路,心急如焚的撇下爱妻,携带4岁的女儿赶赴南昌。
       来到新的单位,我不但非常卖力的干好本职工作,还抽空帮做一些分外的事,为的就是让自己在新单位有个好印象。苍天不负苦心人,通过我的努力,半年后,总务科长让我干食堂采购工作。这时我向科长提出是否能将妻子调进厂幼儿园工作,科长听后就说:“可以呀,我们幼儿园里正缺年轻的阿姨,我帮你向劳资科反映一下。”谁知劳资科长一听是我的妻子,马上大发脾气:“他还有老婆呀?不行,我要将他退回去,双职工是不能搞调动的。”听闻此言,吓得我再也不敢提调动之事。
       两年后,这位该死的劳资科长终于换掉了,新任劳资科长也同意了我将妻子调进厂的请求。于是,一切又像当年办我的调动一样,再来一次盖六个公章的程序,为了一家团圆,这两年也弄得我精疲力尽,好在知青朋友们的大力支助,也好在当时的社会风气比现在好,就这样我没有送任何礼物,只是凭知青友谊盖上了这十二个鲜红的大公章,圆了一家人的回城梦。也许是天意,妻子1970年5月从上海下放到江西安福农场,1983年5月调回南昌,与我一样在乡下待了13年整。这样的知青情谊你能忘掉吗?这样的知青情结又怎能让我淡漠?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江国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